蘇文鈺/台灣紀錄片入圍奧斯卡 看見台灣的良善與底氣

管理員

我們想讓你知道…我們可以支持著善,但是對於惡,我們該告訴孩子什麼是惡,不能站出來的話至少可以無視之,也許這就是平凡如我們者至少所能做的了。


▲ 美國影藝學院於美國時間1月23日公布第96屆奧斯卡獎入圍名單,由台裔美籍導演執導的《金門》、《奶奶與外婆》兩片入圍最佳紀錄片。(圖/達志影像)

● 蘇文鈺/國立成功大學資訊系教授、社團法人愛自造者學習協會創辦人

今年的奧斯卡紀錄短片入圍有兩部片,或是說兩個半部(都是台裔美籍),來自台灣。

第一部是《Island In Between》(《金門》)。大家都知道金門這個前線小島,過去是國民黨與共產黨直接開槍發砲彈對幹過的地方。我父親剛好打過823,我從小就聽他講這些故事,戰事非常慘烈,部隊同伴死很多人,他也描述過共軍登上海灘被一一殲滅的狀況。他討厭國民黨,他一直說蓋碉堡的水泥不夠厚,以致於不堪砲彈一直轟炸而坍塌,但是讓他更疑惑的是「為什麼國民黨過去這麼多年要跟共產黨唱和?」畢竟他們當時是用生命捍衛過金門,乃至於台灣的!不過父親已經因為生病而逐漸失去對這些事的記憶。Island In Between》在現在這個時間點,與其說是金門,我感到也在暗喻著台灣。台灣離獨裁共產中國這麼近,不管是地理上的,還是經濟上的,各式各樣威脅從沒停過,另一邊則是民主世界,畢竟自己是民主政體,民主自由是普世價值,絕大多數的人是站在這邊的。台灣裡的人民卻還有一部分願意生活在獨裁政權,硬要把其他愛好民主自由的人拖過去,甚至還有年輕人不知道到自由其實是需要付出代價才能得到的。

▲ 作者認為紀錄片《金門》也同時暗喻著台灣。(圖/視納華仁文化傳播股份有限公司提供)

►►►思想可以無限大--喜歡這篇文章? 歡迎加入「雲論粉絲團」看更多!

第二部是《奶奶與外婆》。導演是很年輕的王湘聖(Sean),父母親都來自台灣。父親剛好是我的大學同學。我跟導演的母親有幾段很長的、跟孩子養育有關的對話。我的同學是我們班的佼佼者,也是我們的班長,他是第一個厲害到讓我覺得我一輩子再怎麼努力都追不上的人,在全球科技業有很高的地位。所以當孩子在求學的路上不如父母親順遂時,不管是父母親或是孩子,在傳統的社會價值觀裡,可能都在痛苦掙扎之中,我也在我的同儕之中遇過很多類似的情況,曾是升學路上的常勝軍遇到自己的孩子屢屢受挫,不同的家庭有不同的反應。我的同學與太太都非常有智慧,相信他們的孩子,安靜穩定地陪伴,兩個家庭都這麼做,他們都相信只要孩子是善良的,那麼總是會找到屬於他的天命與貢獻社會的地方,帶著大家的祝福(包含我們大學班上所有的同學的),看著Sean慢慢一步一腳印從低谷往上,過程中給我很大的啟發。如果看見家鄉 Home From Above中華民國愛自造者學習協會Program the World Association 所輔導的孩子們,有的學程式設計,有的學電腦動畫,有的學影片拍攝,如果他們有一天能登上世界的舞台,我一點也不覺得訝異,也因此感到幸福,因為他們就如同是我自己的孩子。

▲ 《奶奶與外婆》導演王湘聖的父母相信只要孩子是善良的,總會找到屬於他的天命與貢獻社會的地方。(圖/Disney+)

這幾天看了關於一個網紅脫口秀的報導,感到很痛心,怎麼會有這樣的人,常邀請中國不是很正派的人來上節目,來講這樣的話。但同時也因為這兩部影片看到台灣的人民所醞釀出來的善良,底氣與能量。

我可以體會一個這樣撕裂過的社會,不可能只有善,沒有惡。我們這樣的人沒有什麼社會影響力,不過我們可以支持著善,但是對於惡,我們該告訴孩子什麼是惡,不能站出來的話至少可以無視之,也許這就是平凡如我們者至少所能做的了。

● 本文獲授權,轉載自蘇文鈺臉書。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。歡迎投書《雲論》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,請寄[email protected]點此投稿,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。

<!–

▲針對促轉會事件,18名藍委爬入行政院,要賴清德「踹共」。(圖/記者徐政璿攝)

–>

發佈留言